博九彩票

企业简介

试看新能源汽车如何破局
日期 | 2014-10-14 17:53来源 | admin
        新能源汽车推广破局的关键在于消除地方保护,建立全国统一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在国家大力推进环境治理的宏观背景下,新能源汽车的快速发展势必将对清洁电力提出更高的要求——

  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今年上半年,中国新能源汽车生产约2.07万辆,销售约2.05万辆,比去年同期分别增长2.3倍和2.2倍,产销量双双超过去年全年产销总量。

  9月1日起,对获得许可在中国境内销售(包括进口)的纯电动及符合条件的插电式(含增程式)混合动力、燃料电池三类新能源汽车免征车辆购置税的政策正式实施。免征车辆购置税,将使新能源汽车的购买成本再降约10%,各种车型能获得1万元至2万元的税收优惠。

  然而,产销双增并不意味着新能源汽车已走出市场推广的困境。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流通研究室主任、研究员王青指出,我国新能源汽车推广多年却迟迟难以破局的根本原因在于我国财税制度和政绩考核机制亟待改革。只有在这两套制度体系日渐完善的基础上,新能源汽车产业才能突破市场瓶颈,实现“弯道超车”。

  推广慢:小基数致双增长,市场容量与消费意愿不匹配

  尽管对比以往,今年上半年新能源汽车产业交出的“成绩单”相当不错,但产销量双双大增有赖于基数小,整个新能源汽车市场容量依然很小。

  记者走访北京的比亚迪、北汽等多家4S店时发现,鉴于新能源汽车不需摇号及各项税费补贴政策的逐步落地,消费者对新能源汽车十分关注,但充电难题和“里程焦虑”使大多数人仍处于“观望状态”,对新能源汽车还是看的多、买的少。

  王青认为,看新能源汽车市场是否破局,关键指标不是产量或者销量绝对值的增长,而是市场容量是否实现与消费意愿相匹配的增长,也就是推广速度。2009年,中美两国新能源汽车销量基本相等;2012年,中国新能源汽车仅售出1.28万辆,且大多为公用车或出租车,美国新能源汽车销量却已达到48.26万辆,是中国销量近40倍。由此可见,中美两国推广速度相差甚远。

  差距大:地方保护难破除,财税制度与政绩考核是关键

  客观地说,中国新能源汽车的起步时间并不晚。中美两国政府均在2009年全面启动对新能源汽车尤其是电动汽车的支持计划:中国是由发改委、科技部、工信部及财政部四部委共同组织启动“十城千辆”的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示范推广试点工作;美国则推出了汽车补贴制度(CARS),购买低油耗汽车的消费者会获得3500美元至4500美元代金券,美国政府还授权美国能源部24亿美元来资助国内电动车和电池制造设施的建设。

  这也意味着在起步阶段,中国与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都面临着“里程焦虑”、储能瓶颈等技术性问题,以及基础设施欠缺、补贴政策尚不完善等市场性问题。“新能源汽车发展分两个阶段,如果说第一阶段中国是与发达国家站在同一起跑线的话,那么目前的第二阶段,我国已在技术上落后于发达国家。”王青表示,由于我国处在转轨时期,技术创新和市场推广层面存在体制性障碍,导致我国新能源汽车发展速度整体慢于发达国家。

  “根源在于财税制度和政绩考核机制亟待改革。”王青说,目前消费者购买新能源汽车会面临地方保护造成的市场壁垒,即购买外地车企生产的新能源汽车将付出更多的机会成本。

  国家政策明确规定,各地区要执行国家统一的新能源汽车推广目录,不得采取制定地方推广目录、对新能源汽车进行重复检测检验、要求汽车生产企业在本地设厂、要求整车企业采购本地生产的电池和电机等零部件等违规措施。而在北京,消费者无法购买插电式混合动力车,因为其未被纳入北京的新能源汽车推广目录。插电式混合动力车想进入北京销售,相关企业必须到北京投资设厂。类似这样在新能源汽车准入上设置门槛的做法,在全国很多城市并不鲜见。

  地方政府倾向于将市场限定在本地车企生产的新能源汽车产品,原因在于中央财政补贴的资金是经过当地政府来向车企进行拨付,而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绝大部分来源于本地企业。为保障财政收入持续增长,地方政府自然倾向于本地车企在新能源汽车市场上大放异彩。这造成外地新能源汽车企业获得补贴资金的难度增加,在市场准入上的门槛也高于本地车企。

  此外,政绩考核机制的不合理,造成地方政府以税收作为推广目录的优先考虑标准,本地车企的先天优势不言而喻。尽管分散式的小规模生产并不符合规模经济的要求,但一些企业为了获得当地市场,不得不在当地建设组装厂,以换取当地的市场份额。在当地建厂就意味着在当地缴税,地方政府也就有足够的动力来设置市场准入门槛。

  因此,王青认为,在财政制度及政绩考核机制尚未完善的前提下,新能源汽车政策热、市场冷的现状恐怕难有改观。

  追赶难:“小政府”有大作为,摆正市场政府关系方能破局

  任何新兴产业在推广发展初期都面临技术和市场两个方面的难题。我国新能源汽车技术落后于发达国家,除了市场推广慢导致汽车企业进行新能源技术研发的动力不足,鼓励创新和创业的制度环境不完善也是主要原因之一。王青指出,创新不仅是指技术上的创新,制度创新同样关键。“产学研脱节,新技术难以商业化,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们缺乏对投资融资的保护机制。”在创新层面,政府对产业发展方向的把握能力远不如直接参与市场竞争的企业,因此政府直接介入新兴产业发展,也是失败远多于成功。

  王青指出,以电动汽车为代表的新能源汽车,毫无疑问是汽车产业的发展方向。对政府而言,与其以强势的“大政府”姿态来主导扶持新能源汽车产业,投入大量资金对企业进行补贴,不如以“身居幕后”的“小政府”角色减少对经济的直接干预,加大对财税制度及政绩考核机制的改革力度,从根本上消除地方保护主义,令市场发挥其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从而真正破除新能源汽车规划热、市场冷的局面。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中国制定75项电动汽车标准领跑全球新能源汽车补贴2020年退出
下一篇:中国天天谈补贴 美国电动汽车却市场爆发
通话
短信
地图
首页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